空城 上】


刘卢刘(应该吧我也不知道嗝儿
ooc
ready?
—————————————————————
京城,人声鼎沸时。
酒楼中人影攒动,蒙着面纱的掌柜忙着与人交谈。
“姐姐,有杏花糕吗?”略有稚嫩的声音响起,掌柜愣了愣。
眼前的少年约莫十五六岁,白衫蓝带,眉眼俊俏。
掌柜点了点头,进了屋。一会儿,一男子手提着精巧的纸盒显现身形,左手捏着泛黄的烟斗,飘着淡淡的烟。
少年接过那纸盒,躬身施礼,转身离去。背上暗红的剑柄暗红的鞘在午时明晃晃的阳光下如火一般燃烧着。
鲜有注意到他们的人,即使有,也只是猛地揉了揉眼睛,告诉自己那个人已经不在了,曾经的斗神早已陨落了。
少年安静地走在古老的街巷里,阳光钉住了他的影子。
他踏进绿荫掩映的小道,走在残破的廊桥上,绕过缠绕着的死藤,最终在山脚下停步。阶梯前的巨石被风吹得伤痕累累,窟窿满身。上面依稀刻着墨绿的字痕。
微草堂。
少年嘴角微微上扬,抬脚毫不犹豫地跨上了台阶。卢瀚文,你找到了,他心说。
卢瀚文出生在一个小城蓝雨。蓝雨是水的故乡,到处是小桥流水,或是江流奔腾不息,穿城而过。十四岁时他做了一个梦,烟雨朦胧中一座山,山里坐落着高脚楼,隐在无边的林子里。梦里有个绿衣少年,舞剑畅意,惊了一群飞鸟。
卢瀚文知道那是梦,但他总是觉得那是真的,他缠着黄少天问有没有这样一个地方,有青翠的山林和墨色的古楼,还有绿衣的少年肆意地舞剑。
一贯唠叨的黄少天罕见地没了声音,他望了望窗外的远山,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卢瀚文见黄少天不肯说,又去缠着喻文州。喻文州正奇怪天天睡懒觉的少年为何变得勤快,笑着摇了摇头,原来是有事。
“那古楼啊,原先是有人的。那儿是【微草堂】,一个古老的门派,与蓝雨不相上下,最终却是消失在了茫茫丛林之中,那里,怕是也成了空城。”喻文州说这些时眼里满是怀念,还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于是他就踏上了旅途,找寻空城【微草】。
几十级的台阶卢瀚文爬得有些吃力,好不容易到了顶,他看着林海,看见了梦中的空城。
卢瀚文小心翼翼地拆开纸盒,拿出一块桂花糕啃着,他觉得,梦里的少年会喜欢桂花糕的。
窸窣声响了一下。卢瀚文警觉地抬头。
蜿蜿蜒蜒的。。蛇?
不等他思考,一条青绿的蛇窜了出来,直咬向卢瀚文的喉咙,然后被一柄暗红色的巨剑斩下蛇头。
焰影出鞘,剑光如火。
卢瀚文左手一握,霎时豆大的水珠劈头盖脸地朝面前的蛇群打去,又在蛇群被打散之后凝成冰。
他不想多留,收拾好行囊,飞身向最近的古楼窜去。
高脚楼里收拾得很干净,薄薄地落了一层灰,似乎还飘着淡淡的清香。卢瀚文心说“得罪了”,飞一般地奔向竹楼梯的后面,一矮身,怎料脚下一空,就直接坠下去了。
卢瀚文回过神来时,眼前早已不是高低错落的竹楼,藤蔓卷曲,从他坠下的洞口挂下,阳光斑驳陆离。
没有时间给他思考自己的处境,两片飞叶倏地从耳边呼啸划过,带起的风凌厉无比。
卢瀚文抽出焰影,三片飞叶被巨剑弹飞,发出“叮当叮当”的清脆声响。他心一横,直接向前冲去。“叮”,这一次,一柄狭长的剑劈了下来。长剑剑身纤细,与焰影相碰却丝毫不落下风,剔透玲珑的剑身中一道绿芒闪着寒光,剑尖一点荧蓝,却泛着幽幽血色。
长剑又是一斩劈退焰影,横扫半圈似乎想吹飞眼前的入侵者,在一片尘土飞扬中转头就退。
卢瀚文眼睛瞥到那抹绿色似乎要离开,直接扒住焰影,食指在剑锋上一抹,指向那柄长剑。焰影在树林中跟着它横冲直撞,身后卢瀚文龇牙咧嘴,却紧紧抓住不放。
他心道你这剑也是有主的,我跟着你,就不怕找不着人,念及此,手上更是加重了力道。前方的绿芒终于慢了下来,淙淙的溪水跃上眼前。
焰影“铛”地直插入悬崖,卢瀚文不无狼狈地扒住剑柄,从半空向下俯视。
然后便对上一双幽绿的眼睛。





emmmm。。所以你们有看到我写纯现代au嘛

没有就对了

光速【试读】

ooc/里面全是瞎扯的注意/人设在最后

灵感来自上海迪士尼极速光轮项目(可好玩了

试图改变文风然俄失败??!

—————————————————————

    “你不应该来这儿的。”

     赵云看向面前的少年,皱着眉道。

    少年淡蓝的发丝在四月的微风中飘扬,电子界的拟态阳光模糊了他的面孔。

    明知电子界亦真亦假,也许躲藏在那副瘦小身体中的是个久经世事的灵魂,赵云依然忍不住开了口。

     那副身体悄无声息地倚在有半人高的光轮摩托上,莫名地有一种真实。

     仿佛身处现实一般。赵云鬼使神差地想。

      IBO是电子界最盛大的极速争霸赛,慕名而来的挑战者数之不尽,灯光明明灭灭,在她的记忆中却从来没有过如此年幼的参赛者。

       “我知道。”犹有些许稚嫩的声音响起,清清冷冷,就这样冻住了赵云的记忆,多年后他再回想,那清冷的声音总是第一个响起,之后才是其他。

       他转身,轻盈地跃上光轮。那辆淡蓝的光轮摩托,闪着细碎的光,虽说有着少年大半身高,但在所有参赛的光轮摩托中,身形也只堪堪大到够看,比起赵云自己的【苍龙】甚至矮了一小截。

     “要开始了。”面前闪烁着箭头,身前少年从容带上头盔。

      3,2,1,出发。

       世界上有了光,然后诞生了追光者。

       赵云恍惚间想起曾经看到的句子,他曾暗笑一句“天真”,却被现实反驳地张口难言。

        现在,少年在他的前方,遥远的前方,他和他的光轮。化作了一道蓝光,在IBO的赛道上璀璨无限。

        亮蓝的光夺走了他的所有。

        于是世间诞生了追光者

       赵云咬牙再次加速,【苍龙】发出阵阵悲鸣,暗蓝色的光越来越甚。

        “停下!赵云!【策谋】的速度太快了!【苍龙】追不上的!”他的理智发出警告,却被他无视。

       一米,一米,又一米。

      暗蓝的光几乎与亮蓝的光比肩而行。

     最终那抹亮蓝色绝尘而去。

     赛后赵云向同伴打听,那位同伴瞥了一眼他描述的那个少年,淡淡地道“你说他啊,就是【时空旅人】,诸葛亮。他有电子界最快的光轮【策谋】。”

    “他是光,是我们无法企及的光。”

     “那我便要成为追光者”

      赵云沉默了片刻,忽地发声。

      “我会以光速追逐光,穿越倒流的时空。”

      


        两年后。

       “要开始了。”身前的青年带上头盔,清冷的声音褪去了青涩。闪烁的指向标模糊不清。

        3,2,1,开始。

tbc

————————————————————

人设

赵云:社会五好青年x1,竞速爱好者,光轮是暗蓝色的【苍龙】,能够短距离迁跃。在某次IBO中被撞毁,后来诸葛亮把它修好并改装了一下。现在配色是星辰蓝和血红(参考上将配色)

诸葛亮:竞速爱好者,问题学生x1,光轮是淡蓝色的【策谋】,能实现光速,借由光速提供超强能量进行时空穿梭,被称为【时空旅人】。后帮赵云修好了【苍龙】


      



记梗(两版)

设定1稿(虚拟现实梗,奇幻大陆梗通用/应该吧)梗源【花影塔罗】

东南:人类城邦,精灵之森,矮人洞穴

东方【宝剑】

西南【星币】

西方  【圣杯】

北方  【权杖】(以下)

【圣杯】:王城亚特兰蒂斯,远古的柔情之地。【圣杯】富于情感,他们有着大陆最美的语言与最柔美的文字。那是人类从未踏足之地,深海的居民人身鱼尾,却有着大陆最美妙的艺术殿堂【艾薇尔达诺】,意为“深海的明珠”。





丛林(4

ooc慎

来吧面对我糟糕的打斗场面描写

———————————————

    “坐标【127,80】韩信(H-Xin),报告坐标,赵云。”

     “坐标【157,96】,等效风速7m/s,赵云(V-Cloud)”

      “保持75m/s速度,我们从阿德露丛林强冲过去。再次确认目标,摧毁敌方近低空绿月传送装置。”

       阿德露丛林旁的北据点啊,赵云有印象,好像,那个小小的入侵者,似乎就是来自北据点的吧。

        不过马上就该相遇了。

        “请求关闭有机体情感系统*。”

        “距目标地点34km,作好战斗准备。”

        

          北据点。

    “阿亮,发现了什么吗?”

    “两只大型战斗伯劳,通知近低空部队,看好他们的绿月。”

     

      眼前雾气逐渐随着高度降低而消散,星星点点的光映入双眼。赵云(V-Cloud)不得不感叹北据点的风光如此美好,阿德露丛林(Adl')最平和的一面毫无遮拦地向他们敞开,而南方所面对的却是狂暴的树林,草叶。

       有什么不对劲。。。赵云心里猛地“咯噔”一下,同时韩信传输过来北据点的扫描图,他们对视了一眼。

        北据点的绿月装置消失了。

         怎么可能?

         “比起不必要的疑惑,你们还是集中精力要好。”冷冷的声音在两只大型伯劳的中枢处理器中炸开。

          夜幕被一分为二,莹蓝的光芒转瞬即逝,取而代之的是与他们正面对峙的小型非战斗伯劳。

          小型伯劳对于大型战斗伯劳来说,原本是构不成威胁的,但赵云和韩信根本不敢这么想。

           开什么玩笑,他们可是因为轻敌被一只小型伯劳切得七零八落还让他成功逃回北方,这种事情,经历一次就够好了。

         况且对面这一只似乎就是让他们吃了大亏的那位。

       对方似乎不准备再废话了,蓝光一闪,一瞬便位移至赵云右侧,霎时大型伯劳的内部通讯网静寂无声,不再有接通时的轻微电流声。

       再一闪,眼前的蓝色身影不见了,火红的大型伯劳却也失了踪迹。

      赵云稳了稳心神,对方的目的显然达到了,分割战场,把自己和韩信分开解决,那么他也只能应战了。

      “叮”的一声,莹蓝色的光显现,撞在赵云的量子防御屏上,小型伯劳的翅翼耀眼得就像星辰大海的光辉。有那么一瞬,赵云看清了对方左翼的伯劳谱系文字。

     A?现存的伯劳原型体有A开头的?

      对方眼看突破不了,随即后退。可突然掀起的狂风扰乱了翅翼对气流的掌控,狂乱的引力场撕扯着小型伯劳周边的气流,欲将他碾碎。

     赵云在赌,赌对方一定会强冲他的量子防御,那两个引力场是最近机体更新的成果,连他自己也没有把握能放得刚刚好。

      事实证明他和李白韩信刘备打牌的运气都用在这上面了,荧光一闪,对方却是开了异形直冲过来。

      伯劳的异形者必须掌握的,就是在各种形态中选择最适合的。

       赵云迫不得已只能启动异形,毕竟十年前伯劳与人类的战争中证明了大型伯劳面对人类中的尖刀战队,实在是太过于笨拙了。

        庞大的体型在对方启动异形后优势荡然无存,尤其是在面对速度能达到近光速的异形体上。

        小型伯劳化为人形后,没有一丝迟疑,双手伸入翅翼,直接抽出两把闪着蓝光的长刃,直劈前方的暗蓝色屏障。

      然而量子防御还是给了点面子,虽然被劈的闪了闪,依然没有碎。

     随后蓝色的长刃一转,却是幽幽绿色,依次劈下。所到之处空气被撕裂,隐隐有爆裂声。量子屏障上泛起一圈圈的涟漪,竟是被劈得向下坠去。

tbc

———————————————

亮:皮这一下我很高兴

云:不急不急

      


   

       

        

         






丛林 1.5应援特别番外【诸葛亮

———————————————

        阿德露(Adl)究竟对维尔(Wel)和其他原型体产生了多大的影响?

        “她死了吗?”白发的男孩问。

        “不,她还活着。作为地球上伯劳的神明。”

      “虚妄的伪神而已。”

        “为什么?”

        “阿亮,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当男孩长大,当他终于站在他曾经渴望的真相面前。

         机械没有感情,可血肉是有感情的。

       他看到了星辰和大海,还有阿德露(Adl),丛林的引路者静静地看着他,黑色的眼深邃无边。

      “他们说,是你创造了我。”

       “不是我。”

        “他们还说,你是他们的神。”

         “从来就没有神,我只不过是一个,虚妄的伪神而已。”她的声音透着愉悦,翅尖抖动着,足以看出主人现在十分高兴。

         “为什么你不回来。”他内心翻起惊涛骇浪,但历经过人世的少年掩藏起所有的情感,蔚蓝的眼里倒映出眼前的虚影。

         “为什么我要回来?你们缺的,至始至终,不过希望,不过信仰而已。”

         “可你是他们的信仰。”

           “没有谁能无端成为信仰。”

           “可是。。”

           “黎明到了。”阿德露(Adl)打断了他,刺目的阳光搅得星辰与海洋一片沸腾。

         然后他回来了,他看到了他想要的,他得到了一切。

         维尔(Vel)需要阿德露(Adl),伯劳需要阿德露(Adl),因为她帮助他们逃离了帝国,找到了地球。

         当战火再次纷飞,伯劳同样需要一个人,延续阿德露(Adl)的角色,继承他们的信仰。

        太阳的光辉穿透了迷蒙的雾,照耀在城市的废墟上,照耀在斑驳的血迹上。就像50年前那场奇迹一样的【破晓突袭】时那般。

       那是令人神往,令人疯狂的希望。

       白发的青年迎着太阳,巨大的荆棘羽翼闪着利刃的银辉。

       整个世界都在窃窃私语,每个人的,每只伯劳的,每条亚加蠕虫的,每一点,每一丝的物质的思想,乘着风而来。

      世界不会纠结于神的真伪,世界只是缺少一个信仰。

      淡蓝色的薄刃自翼尖延展,切割天空与尘埃。

     Now the world really has its true Light.

      


       

      


丛林(3

圣诞更文∠(ᐛ」∠)_我写到哪了来着

ooc我的 

———————————————

    “切口平整光滑,边缘焦黑,很明显是激光切割。这下损失惨重啊赵上将。”

      扁鹊(N-Que)一边察看赵云(V-Cloud)左侧的羽翼一边说道。

      “不过据我所知,现存的伯劳原型体及其子裔都没有在翼尖带激光刀刃的。在我看来,你和韩信这一次失败的追捕倒是很有价值。”

      青白肤色的男人背对着赵云,继续他没有一丝起伏的陈述,“我得去白山那,那里应该会有伯劳的信息库。还有,如果你不听话偷偷去继续那个什么T-s30训练,你这几个月就别想执行任务了。”

        说话间,男人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阿德露(Adl)丛林。

诸葛亮(A-Light)小心翼翼地走着,避开身旁的惊树。刚刚的三次时空穿梭已经是极限了,幸好阿德露丛林就在底下。

        “士元,在不在?”聆听者的声音通过意念传送,庞统倒是已经习惯了。

       “阿亮你可真慢,我这边都搞定了啊。”

      “士元,我碰到一个同调者了,实力跟你差不多。”

       “南方的同调者吗?我挺期待的。”

        “我也是。”

 

  南方战线阿德露丛林边界

     “我觉得那家伙有问题,绝对有问题!”韩信(H-Xin)嚷嚷道,旁边李白(M-white)不满地踢了他一脚,“放弃吧韩重言,你连一只小型非战斗伯劳都打不过,哥很失望。”

        “你行你上,”韩信“哼”了一声,“这太邪了,明明他刚刚就在我旁边,结果一闪就到赵子龙那去了,还直接劈碎了赵子龙刚刚装的防御系统。”

        李白闻言表情僵了一下,“张良(B-Liang)的防御系统。。被人给。。劈碎了?!”

       “千真万确。扁鹊说用的还是激光刃。”

       “咱还是别告诉张良了,不然他得疯。”李白咽了口唾沫。

        “我觉得那只小型非战斗伯劳的武器系统有点奇怪,装了位移,还是小型绿月供能的。”韩信难得严肃起来。

       “我的【青莲】不也是嘛,一带就是三个,可方便了。”

        “我看得跟刘备(F-Bei)说一声,这武器系统太奇怪了,就像是张良的那套和你的那套混在一起的感觉。”

      “刘邦(F-Bang)来信息了,叫你回去,有任务。”

       两人扭头看了眼对方,一时沉默。

      带着激光刃的伯劳原型体,以双翼为武器切割对手的,是谁?

      还是,最初来到地球的,原本就不止十二只伯劳原型体?


      

        

        

    


      

        

       


内啥。。感谢那些关注我的人啊,虽然一直因为学习和没有灵感就没有更文啊。

江啸他可能不回来了,不过在那之前,会填完坑的。感谢还有愿意看文的小伙伴

全员?】七日约

我就试个水

依旧伯劳paro/这是一堆很迷的东西

ooc预警

———————————————

第一日

星历27年,边境防线最外层,微草

     年轻的微草队长盯着窗外星星点点的灯火,感叹着又是一个和平的年头。

      然后和平被撕碎了,揉烂了,随风飘散。

    亚加(Aga),那个庞大帝国,它最后的子民,那些蠕虫们,他们回来了,回来掠夺,回来复仇。

    最外层的微草首当其冲。

    战火于此点燃,残垣断壁上洒着星星点点的血迹,斑驳陆离。

     “微草全员,后撤至中线。”他无奈下令道。

      3月25日,防线最外线微草,沦陷。

      3月26日,边境中线,蓝雨。

     “喻文州,首都的消息,上头说第二条线不要了。”

       “少天,你带着其他人先和轮回会和,我待会就来。”

        “可是队长。。”

         这次喻文州没有耐心地听完黄少天的话。

         “中线现在就放弃太早了,联盟一共四道防线,就算让给亚加(Aga)两条,也要让他们付出点代价,不是么?”

          “我和王队会保证中午之前,中线不会沦陷。”

         “我们会活着回来,我保证。”

         身后是厚重的乌云,虫群要来了。

        3月26日 12:05  蓝雨沦陷同日四线驻守军队会和

         


     

        


           

  

     



群宣

帮喻隐珉宣一个 @喻隐珉 

人很少的一个全职语c群,最高纪录一星期没人讲话。开卡拟银物性转,进群皮自改不重即可。小白什么的欢迎啊大家一起玩玩呗。

最重要的是有一颗爱荣耀爱全职的心。欢迎一起搞事情。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因为一个人不能搞事情】

门牌号604226497604226497604226497重要的事情说三遍【bu来啊一起玩啊w~\(≧▽≦)/~